中国新闻发言人培训中心【中国新闻智库】政府|企业|危机公关处理中国新闻发言人培训中心【中国新闻智库】政府|企业|危机公关处理

中国新闻发言人培训中心【中国新闻智库】政府|企业|危机公关处理
遭封杀、摆地摊,5夺影帝,这才是贵圈真好男人

遭封杀、摆地摊,5夺影帝,这才是贵圈真好男人

梁家辉作为低调的实力派演员,鲜少能在非电影宣传期看到关于他的新闻。

刚过去的520,刚好是梁家辉和老婆江嘉年结婚30周年纪念日,也是江嘉年的生日。他们的小女儿Nikkie在社交网站上晒出全家人多年前的出游组合照,附文说:“全世界最漂亮、聪明、完美的妈妈生日快乐!也祝我的两位挚友爸爸、妈妈结婚30年快乐!我爱死你们了!”

照片既生活又接地气,镜头里的一家四口笑开了花。

梁家辉是圈里有名的好男人,入行多年,唯一的绯闻对象就是和张曼玉,也是港媒实在找不到他的花边而无中生有。和发妻30年恩爱如初,至今在街头被拍到同行时还是手拉手。

他演过的角色,或卑鄙,或优雅,又或是无厘头,或是正气凛然。但奇怪的看完他在荒诞喜剧里的闹腾,再看他在谍战戏里演大哥,也完全不会出戏。这就是他的功力。

他的伯乐李翰祥曾骂他没出息,“我想把你捧成个明星,你却只做一个演员!”

梁家辉,是个演员,也不仅仅是演员。

1.

梁家辉因为妈妈曾在一家电影院工作,所以他很小就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电影于他已经是童年记忆的一部分。

1981年,梁家辉进入TVB艺员训练班,和刘德华是同期同学也成了好友。他们一起去给周润发的电影《千王群英会》做龙套,只有一句台词:

“是,龙哥。 ”

然而同学不同命,训练班毕业后刘德华正式签约,而梁家辉却被辞退。他相继去做了服装模特、杂志编辑,因为曾经做过编辑工作,所以成名后写专栏对他来说也是驾轻就熟。

在演员梦快要破碎时,遇到了伯乐。他在杂志社工作时,与封面女郎李殿朗交往,而她的爸爸正是导演李翰祥。李翰祥赏识他,于是拉他回了电影圈,先后让梁家辉主演了两部自己的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并且凭借《垂帘听政》拿下第三届香港金像奖影帝。

当时的他才26岁,也是金像奖史上最年轻的影帝,比周润发还要早了6岁。

也许他的演艺生涯注定波折,拿下影帝后事业本该迎来巅峰,但却因他的《垂帘听政》是在北京所拍,当时两岸关系紧张,梁家辉被打成“内地派”,遭到台湾市场的封杀。

彼时台湾是香港电影的重要市场,所以香港导演们都不敢找他拍戏,梁家辉成了没有戏拍的影帝。

期间台湾方面曾给他机会,要求他写“悔过书”,但被梁家辉一口拒绝,“我不认为我有做错什么”。

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又是首位北上演戏的香港演员,梁家辉有着很强的国家观念,还有些“北京情怀”,他的北京话说的很溜,称北京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如今港台明星在北京买房早不是新鲜事,但在15年前的2002年梁家辉在北京买房时,还被媒体大肆报道了一番。

因此,表面温和但个性执拗地梁家辉自然不会接受用“悔过书”妥协,哪怕他当时面对的是无限期的封杀。

2.

虽然我们后来知道封杀仅持续了一年,但当时的梁家辉没有预知能力,为了谋生,他还去铜锣湾的夜市摆地摊,卖自己手工做的皮制饰品。

许多路人见到他都疑惑地停下脚步,“你长的很像那个梁家辉”。

他笑笑,“是呀,我就是”。没有因此尴尬,反而觉得因为被认出,多卖了几件饰品,开心知足。

一年后,封杀解除,梁家辉复出的第一部电影依旧是李翰祥执导,《火龙》,出演末代皇帝溥仪。因为这部戏,梁家辉又被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提名,这是他回归的象征,回到他热爱的这个舞台。

有的人演戏仅仅就是为了红,红了之后名利双收,所以你不能叫他们“演员”,他们只能是“明星”。但对梁家辉而言,他演戏是因为热爱。

“当演员很好玩,演不同的角色的时候,就好像在一个受保护的环境下,去过别人的一个活。谁都不会让我不安全,谁也不会让我很伤心。有伤心也是一下就过。”

对于多少人都要挤破头去当的“明星”,梁家辉没有想过去追随,而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明星,明星是随时可以造出来的。

果然是一语中的。

演戏对他来说是爱好和工作,没有形象包袱,所以能看到梁家辉在不同类型的电影里,都游刃有余。就像会“变脸”一样,放开了戏路。

他既可以是《新龙门客栈》里外表朴实城府极深的周淮安。

也是《黑金》里气场强大的黑道大哥周朝先。

也可以在《东成西就》里和张国荣一起闹哄哄的唱《双飞燕》。

好像把他放在什么类型的角色里都不违和,可以称得上是“戏精”。

90年代香港黑社会猖獗,势力侵入影视圈,梁家辉、周润发、刘德华等人都曾被黑社会用枪指着脑袋逼着拍戏,这样的情况持续了近四年。那四年他拍了超过48部电影,没有任何片酬。每天睡眠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只能在转剧组时的车上眯一下。如果碰到好心的,就会让他回家洗个澡换件衣服。

这些被逼出来的电影大多都是烂片,但梁家辉肯定的说,“没有一次表演是不专业的”。他坚持只有烂电影,没有烂演员、烂表演,即使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也认真对待每一次拍摄。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专业精神,梁家辉出道34年,国内外各大电影奖项提名32次,获奖12次,金马奖和金像奖都被他揽入怀中,其中金像奖影帝拿下4次

这样的演员,值得被称赞。

4.

梁家辉的爱情和婚姻也是佳话。

他和太太江嘉年相识于微时,当时他正处在被封杀期间,还在铜锣湾摆地摊,生活窘迫。而江嘉年是香港电台的监制,知道他的遭遇后决心帮他,于是邀请梁家辉去录制广播剧。

事业低谷下遇到这样善解人意的姑娘,梁家辉对她一见钟情,但因为江当时还有男朋友,于是只能默默的暗恋。直到她和男友分手,有一天才鼓起勇气拿两张电影票去邀约。

当时20多岁的他愣头愣脑,伸手把票递给江嘉年,说,“你要来便来,不来便算了”。周围人只觉他可笑,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傻瓜。

之后他们很快便在一起,半年之后,他们瞒着双方父母结婚,结婚证还是梁家辉自制的,他骄傲的说,“比真的还好看”。

当时仍在封杀期的梁家辉生活窘迫,账户上只有8000多块,他拿7500块在酒店订了一间豪华的套房,请了两桌朋友,又花800多块给江嘉年买了戒指。

他问太太,“这样嫁给我委屈吗?”

江嘉年说,我很清楚你不会让我难过的。

两人结婚的事实曝光于媒体时,一向刻薄的港媒用大字标题写着:《梁家辉娶了个人人喝彩的老婆》。

关于两个人的故事还有不少“传说”。比如梁家辉在越南拍摄《情人》期间,被黑道绑架去菲律宾拍戏,最后是太太江嘉年发挥聪明才智,说服黑老大,放回了梁家辉。

但事实上,梁家辉在采访里说过,他当时的确是被绑走去菲律宾拍了戏,拍完才得以返回。怪不得他会说,他和太太的故事被“神化”了。

身在娱乐圈,面对的诱惑比常人多过百倍。而梁家辉这么多年来只和张曼玉传出过绯闻,而且也是媒体有意为之。当时梁家辉夫妇和张曼玉是好友,三人常同行外出。但媒体偏偏把同行的梁太太剪掉,制造出只有梁家辉和张曼玉同行的画面。

被媒体恶意炒作一波后,梁家辉一是顾及外界影响,二是担心会波及张曼玉的事业,所以找到她说,以后大家尽量少见面吧。没想到张曼玉哭成泪人,不舍三人友谊,于是梁家辉也后悔说出这样的话,便也不再避讳。

1992年,太太江嘉年生下双胞胎女儿。当时正是梁家辉工作量最大的时候。一天他开心回到家,发现3岁的女儿竟然不认得他,躲在佣人身后问,“这个男人是谁?”。

这让梁家辉很难过,决心减少工作量,息影两年在家做奶爸。接送女儿们上学、订营养餐单,而且每一天不能重样,否则会腻。晚上再给她们按摩、讲故事。

对待婚姻梁家辉有自己保鲜的方法,每十年换一次结婚戒指,这样就好像他们的感情每十年就能翻新一次。

有媒体拍到太太的照片,指其发福美貌不再,但梁家辉说,“老婆是捧在我手心里的一颗钻石”,不管走到哪儿,两人都是拉着手,如多年之前那样。

常有人说,娱乐圈太乱,总有那么多人想红想上位,没有演技拿着高价片酬,出轨吸毒丑闻层出不穷。这也是因为有太多像梁家辉一样埋头做事,专心于自己本分的演员被公众习惯性忽视,只有在他们作品出来时才想起赞叹,真是一个好演员。

但或许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没有了过多的关注和喧哗,倒能让他们的生活清净,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自今年4月份市场调整以来,截至5月22日两市累计有95家公司合计发布了143份补充质押公告,另有3家公司披露存在被强行平仓的风险。而在这95家公司中,上市不足三年的次新股超过30家,占比约三分之一,提供融资的则几乎全部是券商,直接来自银行的质押融资占比不到10%。

补充质押可以当作一次警报,市场的调整正倒逼股东去杠杆,次新股由于前期股价高,近期跌幅大,成为受冲击最严重的板块,股价的短期剧烈波动,将直接考验券商的风控能力。

次新股成补充质押重灾区

今年4月以来涉及补充质押的95家公司中,有超过30家公司属于上市不到3年的次新股。有市场人士指出,次新股的股价在整个市场仍属于绝对“高地”,相关融资机构要进一步提高判断能力,防止少数股东在高价位置上将风险转移给金融机构。

据了解,次新股的股东正是近期补充质押的主体。今年4月以来涉及补充质押的95家公司中,有超过30家公司属于上市不到3年的次新股,包括金科娱乐、天赐材料、汇金股份、名家汇、金轮股份、众兴菌业、派思股份、真视通、普路通、苏大维格、通宇通讯、华钰矿业、中新科技、共进股份、德威股份、兰石重装、杭电股份、清水源等。

以金科娱乐为例,4月份以来,其重要股东之一艾泽拉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先后三次为其今年1月份的一次质押融资进行补充质押,于4月19日补充质押400万股,于5月2日和5月8日分别补充质押200万股,补充质押结束后,艾泽拉思已累计质押9300万股公司股份,占其所持金科娱乐全部股份(9498万股,占总股本6.01%)的98%。从股价来看,金科娱乐今年以来累计下跌了约35%。

另如众兴菌业,公司控股股东陶军于4月25日和4月26日合计补充质押1000万股给华泰证券资管,为其今年1月份的一笔质押融资提供补充担保。众兴菌业2015年6月上市,上市当年股价曾被爆炒,2016年累计下跌了近57%,今年以来又下跌了36%。

次新股的股价在整个市场仍属于绝对“高地”,如果单纯以传统的三折或者四折标准来控制风险,可能远远不够,这也要求相关融资机构进一步提高判断能力,防止少数股东在高价位置上将风险转移给金融机构。

杠杆玩家风险再度暴露

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券商在拓展股权质押融资业务时,客户早已不仅仅局限于控股股东,5%以上的股东、前十大股东甚至单只股票持股市值达到500万元的股东,都是其潜在的客户对象。宝光股份和焦作万方两家公司举牌者的补充质押,则凸显了资本玩家的高杠杆风险。

除了大量次新股股票用于质押暴露的风险外,上证报资讯统计还发现,除了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第一大股东外,部分主要股东也非常积极地将其所持股权用于质押融资,相对激进的财务策略也导致了风险的爆发。据统计,95家样本公司中,有超过20家公司涉及补充质押的股东并不是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而是涉及一些个人股东,甚至包括在二级市场举牌的高杠杆玩家。

如宝光股份,公司披露,4月21日,其第二大股东西藏锋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合计564.61万股补充质押给民生证券,为其今年年初的两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提供补充担保。据披露,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493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92%,补充质押完成后,西藏锋泓累计已质押的股份数量为4413.61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票总数的97.45%。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下半年以来,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大宗交易、司法竞拍北京融昌航所持股份等方式不断增持公司股份,成为持股20%以上的股东,争夺控制权的意图明显。

焦作万方的举牌方嘉益投资也于近日被迫补充质押。据披露,其于5月15日将560万股焦作万方股份补充质押给华泰证券。截至5月15日,嘉益投资持有焦作万方1.86亿股,其中1.6亿股已被用于质押,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约为86%。据查询,嘉益投资自2016年11月开始持续买入焦作万方股票,目前持有焦作万方股份比例为15.64%,与焦作万方第一大股东金投锦众的持股比例(16.41%)较为接近。

还有机构通过质押融资的方式实现提前套现。如申通快递,公司股东南通泓石投资有限公司于4月28日将合计350万股质押给兴证资管,至此,南通泓石投资所持申通快递8950万股股份已全部用于质押。据查询,南通泓石投资为申通快递借壳对象艾迪西的控股股东。

一批上市公司的个人股东也被迫提供补充质押,如普通路、乔治白、濮耐股份、名家汇、长方集团、华谊嘉信等。

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券商在拓展股权质押融资业务时,客户早已不仅仅局限于控股股东,5%以上的股东、前十大股东甚至单只股票持股市值达到500万元的股东,都是其潜在的客户对象。从披露的信息来看,一批个人投资者被迫补充质押,这也反映了目前股权质押融资在市场的普及程度。另外,宝光股份和焦作万方两家公司举牌者的补充质押,则凸显了资本玩家的高杠杆风险。

本文转自9度财经:http://finance.9dcj.com/artdetail/3828/?seo_beijing

遭封杀、摆地摊,5夺影帝,这才是贵圈真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