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准软肋命门,俄军开始对美军出击!

摘要:高手过招,招招致命,打蛇要打七寸,找准对方面命门,方可运筹于掌握之间,制胜于千里之外。俄军正是看准了美军的软肋,致力于发展杀手锏武器,才能让美军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据美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打蛇要打七寸,找准对方面命门,方可运筹于掌握之间,制胜于千里之外。

俄军正是看准了美军的软肋,致力于发展杀手锏武器,才能让美军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

据美国五角大楼透露

俄罗斯在2016年12月16日成功测试了一种能够摧毁战略通信和导航卫星的新型导弹,该导弹名为PL-19“努多利”,目前已经成功进行了5次测试,美军认为,这款导弹即将装备俄罗斯军队,对美军的太空资产造成严重威胁。

美方把卫星视为“太空中最有价值的不动产”,美军事行动也严重依赖卫星,无论是精确制导、还是地面部队通讯,都离不开卫星支持。

曾有人在美国防部会议上提出担忧,“万一有一天,战争冲突从地球蔓延至太空,我们该怎么办?”

近年来,俄军大力发展反卫星作战能力,或许不远的将来,一旦作战需要,太空大战就将爆发!

一、美军作战行动具有严重的“卫星依赖症”

卫星是人类最早送入太空的航天器,也是人类依赖最深的航天器。目前,全世界在轨卫星数量约为1000颗,其中美国占四成(150多颗军用卫星,250多颗民用卫星),是拥有卫星数量最多的国家。卫星数量越多说明一个国家航天实力越强,但也说明这个国家对卫星的依赖越重。

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美国在军事行动中日益依赖卫星,例如用卫星追踪敌方、保障偏远地带地面人员通讯,以及用卫星定位系统给舰船、无人机、炸弹等提供导航。

纵观近年来美军进行的几场高技术战争,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军的战争行动严重依赖三个重要的支点:侦察支点、基地支点和战场网络系统支点,这已成为美军战争行动的一个重要特征。而这三大支点,无一例外地都严重依赖卫星!

以战场侦察为例,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共动用了15一18颗侦察卫星,以及数十颗导航,通信、气象等卫星,构成了覆盖中东地区、24小时不问断的卫星侦察网,为多国部队提供了详细,实时的战场情报。科索沃战争期间。美军共动用了50颗卫星。这些卫星对美军获取信息、搜集情报、进行战场评估起了重要的作用。

至于大家都熟悉的GPS系统更不用说,GPS卫星被搞定之后,大部分美军兵器均无法正常使用。据美情报机构估计,对手只需发动20多次反卫攻击,就可能对美军事行动造成严重破坏。

正是因为美军对卫星的依赖性越来越大,美国官员开始担心:一旦哪天卫星失灵,或者被敌方摧毁,还有什么能暂时填补美军的通讯与侦察手段空白呢?五角大楼曾尝试用“全球鹰”无人侦察机、气球载的无线电转发系统,以及空中预警机等来填补卫星失灵时的空白。

然而,所尝试的这些手段都比不上卫星通讯能覆盖全球的功力,也不能像卫星那样从其他国家上空无碍掠过。

2014年,俄罗斯发射的一颗卫星从美俄两国商业通讯卫星中间飞过,随后与第三颗美国卫星擦身而过。卫星飞越的间隔距离虽然不足以引发碰撞,但已触动了美国人的神经。

美军方主要有两方面担心:

一是美国卫星遭别国导弹击落。

二是美国卫星遭别国发射的先进装置“干扰信号”,造成美军地面人员通讯中断、美国导弹无法锁定攻击目标等。

考虑到潜在的太空军备竞赛,美国军方决定不能再迟延,应立即提升卫星的抗打击、抗干扰能力,并寻求构筑一道“太空屏障”。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近年来投入大约220亿美元用于空间项目,此后又额外追加50亿美元,其中20亿美元用于“空间控制”、即针对别国展开的空间攻击行动。

为此,美军还位加州的范登堡空军基地成立联合太空作战中心,就各种假定“太空战争”情形展开测试,着手加强当前弱项。 鉴于老式卫星有庞大,易被瞄准的弱点,美军准备开发并发射一种小型的卫星群,使它们更难被发现和打击。

二、反卫星技术在冷战时期就是一个“热门”

一般来讲,反卫星武器有共轨式、直接上升式、定向能式和电磁干扰式4种类型。

共轨式反卫星武器是射入目标卫星的轨道,对其进行追踪,然后利用动能或核爆炸将其摧毁。直接上升式反卫星武器不进入目标卫星的轨道,而只是当目标星经过上空时,对其进行瞄准攻击。定向能武器,如激光器和大功率微波束等,能够将卫星彻底摧毁或通过辐射其敏感电子元件使其失效。电磁干扰则可以使卫星和地面站之间无法进行通信。

1957年第一颗人造卫星被送入太空后,如何将太空中的卫星打下来,就成了美苏两国科学家面临的新课题。美国和俄罗斯在不同时期都对这4种方式的可行性进行过研究或试验,并且还考虑过对发射尝控制中心和用户地面站进行物理、电子和信息攻击的可能性。尤其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强视太空为未来战场,各种异想天开的反卫星武器也缤纷登场。

人类第一次反卫星试验是在飞机上进行的。1959年6月19日,美国空军一架B-52轰炸机向近地轨道发射了一枚〝Bold Orion〞卫星拦截弹,旨在摧毁轨道上已经报废的〝Explorer 6〞卫星。〝Bold Orion〞卫星拦截弹从距卫星大约6公里的地方飞过,试验以失败告终。不过当年10月13日,美国又用B-47轰炸机再次试验,这次成功命中目标,取得了世界上第一次反卫星试验的成功。

由于成功率太低,美国的机载反卫星试验一度停滞。直到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提出“星球大战”计划后,一项新的机载反卫星计划才被启动。美国沃特公司研制的ASM-135机载反卫星导弹重1.2吨,采用动能拦截战斗部。

该导弹由经过改装的F-15战斗机试射过三次,试验都是在2.4万米高空进行,1984年进行的头两次试验均瞄准预先设定的目标,而不是人造卫星。唯一一次真正的反卫星试验在1985年10月13日进行,成功摧毁一颗在555公里轨道上运行的老旧卫星。

在反卫星技术的研发和部署上,俄罗斯以及它的前身苏联,起步不可谓不早。在美国人接连“成功”反卫星后,苏联人坐不住了。

1961年3月,苏联第一种反导系统RZ-25发射了一枚V-1000型反弹道导弹,采用核爆方式成功摧毁太空中的目标。一个月后,苏联又进行了一次划时代的反导测试,一枚V-1000型导弹采用动能拦截方式击落R-12中程导弹,这次试验领先了美国人23年。

然而由于苏联后来发现核爆反导的成功概率可达到96%,动能撞击的成功概率却只有不到60%,最终还是选择了核爆拦截模式作为后来的“橡皮套鞋”系统的高层拦截手段。该系统是冷战时期唯一真正达到实战部署状态的反导系统。

此后,苏联更加雄心勃勃地想要俘获敌方卫星。1962年12月,苏联航天科学家科罗廖夫提出研究双座载人“联盟-A”号宇宙飞船,但因经费问题遇到瓶颈,随后他又提出“联盟”号的军用方案,即“联盟-п”截击飞船。

1964年,“联盟-п”双人飞船进入积极研究阶段,具体方案为:在发现敌人卫星后,飞船应近距离接近目标。这时一名宇航员走出飞船,在判明卫星情况后,可以选择俘虏卫星或是将卫星摧毁。由于该计划技术复杂,而且美苏卫星都装有自动毁灭系统,“联盟-п”项目很快被放弃。

冷战年代真正可投入实战的反卫星武器只有苏联的“卫星歼击机”,也就是今天俄罗斯仍在使用的反卫星卫星。1959年,苏联召集国内最顶尖的19家武器设计局,探讨可行的反卫星武器方案,经过一年多评估,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最终从5种方案中选定绰号“神风”的卫星歼击机方案。

“神风”其实就是一颗安装了轨道机动发动机、跟踪识别装置和爆破战斗部的卫星。

1963年,由切洛梅伊设计局研制的第一架卫星歼击机“飞行-1”号成功进入轨道,进行第二次发射后,就确立了在所有反卫星手段中的优越地位。

然而由于1964年赫鲁晓夫突然下台,切洛梅伊失宠,改由科罗廖夫领导卫星歼击机项目。1967年10月27日,科罗廖夫设计局使用R-36洲际导弹的火箭发动机,发射了卫星歼击机“宇宙-185”号。在一至两个轨道的距离上,这枚拦截卫星不断变轨机动,最后在1000米距离上引爆。假如第一次拦截失败,卫星歼击机还可实施第二次拦截。

从1963年到1972年,苏联共进行了20次卫星歼击机系统的发射试验。1971年苏联就已具备了摧毁位于250至1000公里轨道上卫星的能力。1972年,苏联国土防空军正式装备卫星歼击机系统。

1982年6月18日,华约6国举行了长达7小时、遍布全欧的大规模军事演习,苏联国土防空军一天内连续发射“宇宙-1375”卫星靶标和“宇宙-1379”卫星歼击机,它们在地面指令中心的控制下多次变轨,两者最终在联邦德国上空1600公里处“亲密接触”。

北美防空司令部以及北约雷达预警中心都探测到这一“空间爆炸”,大惊失色的西方不仅意识到苏联卫星歼击机可以随时在实战中摧毁自己的卫星,同时也承认自己在反卫星领域已完全落后。

1982年6月18日,苏联在战略演习中发射了反卫星武器。1987年苏联又研制成功了太空激光武器系统--“赛艇”。

冷战结束后,反卫星技术因《反导条约》而废止,近年来才再次兴起,且有进一步发展。

三、直升入太空,瞄准即撞击

俄罗斯一直在秘密研发“努多利”反卫星导弹项目属于直接上升式反卫星武器。

“努多利”项目是“俄罗斯新的远程导弹防御和太空防御拦截综合体”,由俄罗斯金刚石-安泰公司研制,分别于2014年8月12日、2015年4月22日、2015年11月18日、2016年5月25日和2016年12月16日进行了5次测试。

俄罗斯发射的直升式反卫星导弹的原理却并不复杂:大多数的侦查和通讯卫星,常用低地轨道,高度通常在100-800千米左右。拦截卫星的导弹要做的,就是通过运载火箭飞到这个高度,然后通过制导,或者迎头相撞,或者接近目标卫星爆炸并形成一个碎片带,甚至通过核爆炸,就能瘫痪甚至摧毁卫星。要做到这一点,导弹的射程至少要达到900-1600千米。

从这一层上讲,“努多利”还真的不像美国媒体说得那么玄乎。目前主要的军事大国手里,有大把的弹道导弹可供选择。甚至印度、朝鲜和伊朗也都在研制这一级别的导弹。

如果反卫星导弹采用的是撞击的方式,只是把导弹弹头送到轨道高度就不够了,还必须增加反推机动能力,让导弹获得一定的动能。其中一个方法就是在弹头上增加火箭发动机。据报道,俄罗斯的S-300系列防空导弹正在考虑进行这方面的控制改进。

除了地面发射的反卫星导弹,早在上世纪80年代,苏联就曾经设想改装后的米格-31D战斗机发射76M6型“接触”导弹,摧毁敌方卫星。米格-31的最大飞行速度达到2.83马赫,这使得导弹有了非常高的初速度。发射后,导弹或者在卫星附近爆炸,或利用弹头直接打击卫星,便可使其丧失工作能力甚至彻底被摧毁。

苏联解体后,米格-31D项目曾长期被闲置。不过,2013年俄罗斯国防部透露,将使用空军普通的米格-31替代米格-31D执行拦截卫星的任务。技术上讲,也只需要给战斗机增加几个武器挂点。俄罗斯《消息报》曾援引专家的分析称,俄罗斯很可能会为米格-31研制新型反卫星导弹,而不是沿用“接触”导弹。

此外,俄军正在研制的S-500系统够承担防空、反导和反卫星等任务,甚至能够打击低轨道卫星和太空飞机。

早在2015年3月,俄罗斯高官尤里·鲍里索夫就曾表示:“俄罗斯最新的S-500可以消灭全作战使用高度的各类空气动力和弹道导弹目标,S-500显著优于美国的“萨德”系统,可以抗击美国以及其他的最新式的第五代战斗机,还可以同时拦截战役战术弹道导弹、洲际弹道导弹,而最为独特的一点就是可以击毁地方的低轨道军事卫星,S-500的末端的飞行速度大于5倍音速,世界是目前任何一款防御导弹都是无法拦截的。

四、定向摧毁,威力无穷

2016年5月,俄罗斯军事科学院教授瓦季姆·科久林表示,莫斯科正在准备应对与美国的太空冲突。当时塔斯社曾报道,伊尔-76运输机改型A-60具有激光反卫星能力。

A-60是前苏联时期以伊尔-76为基础发展的激光反卫星/反导试验平台, 其在1970年代就开始研制,于1981年8月19日首飞。

1984年,A-60首次用激光成功摧毁了空中标靶。作战激光的研制工作在上世纪90年代初完成,但是由于财政拨款大大减少,该项目被冻结。

1991年苏联解体,这些遗产是由俄罗斯继承,到2004年还在用A-60继续做激光测试。

A-60飞行激光炮的最大射程为40公里,总射击时间11秒。机鼻的大型球形整流罩内安装了法佐特龙无线电工程研究院设计的“拉多加”-3瞄准雷达,可有效锁定高空目标。

A-60机载激光武器项目在2003年得到恢复,成为“猎鹰-E”研究计划的一部分。A-60/2装上了沃罗涅日化学自动化设计局制造的新型激光炮,专门用于致盲敌方侦察卫星的红外传感器。

A-60/2在2006年左右恢复试飞,并一直持续到2009年。在2009年8月28日的一次最后阶段试验中,A-60/2发射激光照射位于1500公里地球轨道上的日本“八仙花”试验测地卫星,并记录了反射信号。

A-60/2在2009年成功完成试验后,俄罗斯启动了“猎鹰-V”计划对机载激光武器进行进一步研究,金刚石-安泰设计局在该计划中负责研制1LK222激光炮系统,化学自动化设计局则负责研制配套的新型一氧化碳激光器。

这套激光炮的设计目的是致盲在地面、海洋、空中和太空中的红外监视传感器。1LK222系统将安装伊尔-476上成为A-60M飞行激光炮,并有望实际服役。

五、共轨式谋杀-“杀手卫星”

“反卫星卫星”是一种具有轨道推进器跟踪与识别装置以及杀伤战斗部的卫星,能接近与识别敌方的间谍卫星,并通过自身的爆炸产生的大量碎片将其破坏击毁。与地面发射的反卫星导弹相比,杀伤卫星可以部署到重要的导航、通信和观测卫星所在的更高轨道上。这种卫星,也是苏联当时重点攻关的技术。

1968年11月1日,苏联发射的“宇宙-249”拦截卫星击毁了前一天入轨的“宇宙-248”卫星。1971年,苏联从丘拉坦火箭基地发射了“宇宙-462”卫星,它在几个小时内便赶上了4天前就送入轨道的“宇宙-459”卫星,随后“宇宙-462”爆炸成了13块碎片,将“宇宙-459”撞毁。

到1977年底,苏联已经发射了27颗“反卫星卫星”,其中有7次成功地“截击”了供试验的目标卫星。有资料显示,苏联拥有的“反卫星卫星”一般长约4.6-6米,直径1.5米,重达2.5吨,带有5台轨道机动发动机,用雷达或红外制导系统,可以接近到距离目标卫星30米内的有效摧毁范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也一直在谋求发展“反卫星卫星”技术。

2009年2月,在西伯利亚上空约790公里处。美国铱卫星公司的“铱33”卫星和俄罗斯的“宇宙-2251”军用通信卫星发生碰撞,这也是太空中首次发生完整的在轨卫星相撞事件。时任俄罗斯航天兵第一副司令的亚库申表示,“宇宙-2251”是一颗军用通信卫星,于1993年从俄西北部的普列谢茨克发射场升空,从1995年起就已停止工作。

2013年12月,俄罗斯发射了3颗“泉水”通信卫星,但随后,美国军方发现,同一次发射任务中,还“夹带”了第四颗卫星,名为“宇宙-2499”。这颗卫星的存在,直到2014年5月才由俄罗斯政府正式确认。

据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这颗“宇宙-2499”“用自带发动机在太空中完成了一系列异乎寻常的变轨动作”,目标似乎是要靠近运载其升空的火箭残骸。“这项技术也可能被用来使空间飞行器失灵--即成为一件反卫星武器”。《莫斯科时报》评论认为,“宇宙2499”所显示的技术在军事上具有重要意义。

2015年10月,美国航天新闻网站称,“一颗俄军用卫星处在两颗Intelsat地球同步卫星之间长达5个月之久”,通用卫星通信公司总裁确认,这颗卫星是俄罗斯的“射线”多功能中继卫星。它的作用是“确保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段、低轨卫星、运载火箭、轨道加速器与地面的通信”。

结语:

当前世界战争形态已经加速向网络战、太空战转变,太空强国正在加速构建太空雷达警戒网、研制天基软硬杀伤武器、发展临近空间飞行器等,强化太空对抗能力建设。一般在能力来说,反导是防御性的能力,反卫星是攻击性的能力。

目前就能力来说,美军虽然没有装备专门的反卫星导弹,但是装备的大量的陆基反导导弹系统都具备反卫星的能力。比如美国部署的GBI拦截弹射程在500公里。射高至少1800公里。能够拦截低轨道卫星。海基方面也曾经公开击毁过卫星。大功率激光武器也是有效的反卫星武器。1997年,美国陆军就公开了一次反卫星地基激光武器试验。

除了陆基和海基反卫星武器,美国也在积极研制天基反卫星武器。20世纪90年代,美国启动了“轨道快车”计划,2000年后,“轨道快车”计划中的多颗卫星进行了在轨卫星的捕捉与自行修复试验。这一试验的主要军事目的就是在太空掳夺敌方卫星。该项目一旦试验成功,意味着人造卫星应用将步入一个新高度,美军的太空战能力将再上新的台阶。

美国凭借在太空军事技术上的优势,在反卫星武器上已占领了制高点。美国很可能在它需要时,任意剥夺他国利用太空的能力,正是因为如此,除了俄罗斯之外,中国也在努力抢占反卫星这一领域的制高点。

从战略稳定性角度出发,中俄美发展反卫星武器有助于增强其反卫星作战能力,建立起新的有效威胁手段,扭转战略稳定性的失衡,实现太空的军事再平衡。

但是这样的一种平衡,是建立在“互不信任”基础上的脆弱的被动的平衡,一旦一方因科技突破占据决定性优势,平衡就会被瞬间打破,甚至发展成为不受控制的新一场军备竞赛。一旦陷入太空大战,多年来积累的文明和发展将会遭受毁灭性打击,这也是值得全人类反思的。